华为上演史诗级替代:3个月悄悄推出9款软件,奋力蜕变

在华为公司“难题揭榜”火花奖专家座谈会上,华为创始人任正非透露,今年4月份华为的 MetaERP将会宣誓,完全用自己的操作系统、数据库、编译器和语言......做出了自己的管理系统MetaERP软件。MetaERP也已经历了公司全球各部 的应用实战考验,经过了公司的总账使用年度结算考验。许多设计工具也上华为云公开给社会应用,逐步克服了断供的尴尬。

业界分析,尽管任正非在本次讲话中寥寥几句提及软件,但信息量极大,背后的大动作,可谓是“史诗级替代”。

在华为有“自己生产的降落伞自己先跳”的传统,从国产元器件到操作系统,再到数据库等领域,华为在遭遇断供危机后,选择了自主创新之路,三年来,华为的元器件基本实现了国产替代,暂时安全了。华为的软件领域也取得了里程碑式成果——3个月发布了11款软硬件开发工具和服务,华为自身的产品线研发,已经切换到自己的工具上。构筑起了一套涵盖软件开发全流程、全环节的软件开发生产线,并形成了一站式、全流程、安全可信的作业平台。据透露, 华为近期还与伙伴发布一系列硬件开发工具软件,实现软硬件工具的自给自足。

亿级代码全量构建1小时完成,软件开发者手里有了升级打怪的新装备

2月14日,华为云一站式软件开发平台——CodeArts实现了全新升级,正式上线编译构建系统CodeArts Build,据称能使开发人员编译结果分钟级反馈、亿级代码全量构建1小时完成。在过去短短两个月里,CodeArts已更新了需求管理、代码检测、编译构建、测试等多项能力,为广大开发者提供了“升级打怪”的新装备。

软件开发平台,简单来说,就是帮人们开发软件的基础软件工具。这类基础软件也是国家十四五布局的一个战略性领域。就像缺了操作系统所有软件服务就无法运行,缺了数据库所有数据无法存储,而缺了软件开发工具,所有软件就无法构建和迭代创新。

从去年12月开始,华为已连续发布了11款软硬件开发工具和服务,华为自身的产品线研发,已经切换到自己的工具上。构筑起了一套涵盖软件开发全流程、全环节的软件开发生产线,并形成了一站式、全流程、安全可信的作业平台。

这些软件都带有CodeArts,CodeArts顾名思义,Code就是编码,而Arts代表艺术,华为希望原本枯燥、流程化的开发工程能够变成焕发开发者激情与创造能力的过程,重塑程序员对开发的热情、梦想与追求,而不再是“码农”。CodeArts的艺术性体现在,由于人工智能技术被注入到软件开发的过程中,可以更好地推荐代码,甚至找到一些未来的知识图谱,再加上强大的云能力,能够为开发者提供超乎想象的创新服务,从而更好地激发开发者的创造性。

华为发布的部分软件工具:2022年12月7日,华为云正式发布CodeArts Req。

2023年1月5日,华为云正式发布自主研发的一站式测试管理平台CodeArts TestPlan。

1月13日,华为云正式发布CodeArts Check代码检查服务。

2月14日,华为云发布分布式编译构建系统CodeArts Build。

2月16日,华为云发布CodeArts IDE Online服务。

2月20日,华为云发布代码托管服务CodeArts Repo。

2月23日,华为云CodeArts Artifact制品仓库服务正式上线。

2月27日,华为云发布流水线服务CodeArts Pipeline

2月27日,华为云发布部署服务CodeArts Deploy

自己造的降落伞自己先跳,华为把30年IT经验开发出的工具开放给企业

华为CodeArts的诞生并非一蹴而就,而是经历了30年里持续投入,以及云、芯、网、端等多领域的深入实战验证。

华为相关负责人表示,早在2000年左右华为就开启了软件开发工具的自研之路,比如1998年就开始投入数千万美元自研代码检测工具,但当时主要以面向硬件的嵌入式开发为主。

2016年,华为内部应业务发展诉求,孵化出一款名为“云龙”的软件开发工具,可以说是华为CodeArts的前身。内部创业的火种在当时燃起,300多号人集结一地整月攻关云龙,而后又在华为成都计算产品线与客户业务磨了1-2个月,最终首次在客户场景将业务跑通。2017~2018年,云龙融合了华为嵌入式开发的能力,逐渐显现出CodeArts的雏形。华为CodeArts软件开发的能力经过近6年的迭代打磨已逐步具备可商用的条件。终于在2022年底,华为CodeArts生产线正式诞生。

通过软件开发平台CodeArts,华为正将30多年的软件开发能力通过云服务的方式赋能给产业,从需求、代码、构建、测试等各个环节助IT企业插上创新的翅膀。具体来说,一是工具要服务业务场景,追求先进性但更讲求业务成功。二是工具要持续承载工程方法,也就是传授武器的同时传授“刀法”。三是用户优先,研发工具要由研发人员打分。四是坚持核心技术部署,扎破根捅破天,敢于构建世界上最先进的东西。

近年来,随着产业大形势不确定性变强,全国有无数的企业在学习华为公司先进的管理模式。可以说,CodeArts平台为这些企业提供了一个抓手,帮企业将华为超30年的管理方法和理念直接拿来用,以此实现产品创新和商业成功。

基础软件是国家数字经济的基石,与国外先进水平仍有较大差距

近几年的贸易摩擦和全球产业链重组,进一步凸显了基础软件在实体经济和数字经济中的战略性地位,也关系着产业安全和经济安全。

2022年8月13日,美国商务部发布最终规定,对设计GAAFET(全栅场效应晶体管)结构集成电路所必须的EDA软件以及其他技术的出口管制。

EDA作为芯片设计软件,可以进行超大规模集成电路芯片的功能设计、物理设计、验证等。EDA本身极其复杂,对于实现芯片自主化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实现了EDA工具自主化,就能够基本达成半导体自主化的先决条件。

软件开发工具是基础软件中的一种。国外的行业分析显示,2022年,全球软件开发工具市场规模约为51亿美元,预计到2028年将增长至约115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4.5%。从全球市场占比看,北美地区占有市场份额超过50%;其次是欧洲地区,占有的市场份额超过20%。

软件开发工具的作用,类似于芯片制造的光刻机。软件开发工具的类别主要有:项目管理、代码托管、代码检查、编译构建、部署、测试、发布。如果缺少软件开发工具,整个软件产业的生存基础就会受到直接挑战。

目前全球的EDA软件主要由Cadence、Synopsys、Mentor等三家美国企业垄断。它们的产品在中国的市场占有率高达85%。EDA软件的市场规模不大,但对半导体市场的作用极其明显,断供EDA软件非常不利于中国芯片事业的发展。

此外,目前开源已经成为软件业发展的主要方式,中国软件积极参与国际知名开源社区。“源代码”虽然没有国界,但软件作为一种“产品”,受到美国出口管控条例的管制。中国基础软件几乎被国外企业所垄断。操作系统领域有微软的Windows、谷歌的Android、苹果的iOS;数据库领域有甲骨文的Oracle、微软的SQL Server、IBM的DB2。

中国软件协会的调研数据显示,2020年,在全球操作系统、基础软件(含桌面、数据库、云操作系统、工具软件等)领域,美国业务收入约0.81万亿美元,占全球比例为五分之四。我国基础软件份额较少,国产软件的国内市场份额仅为5%,国产操作系统的国内市场占有率仅4%。

大量中国软件企业直接购买美国商用工具,国产软件工具链大量依靠开源技术包装而成。从2019年至今,已有超过1000家中国企业、机构等被列入美国“实体清单”。相关商品和技术的制裁管控,可能直接导致相关方生产停滞,威胁企业和机构的生存安全。从发展角度看,只有研发工具自主可控的核心工具(如软件开发工具),才能保障企业核心业务安全。

有业界人士分析指出,从底层芯片到操作系统、根技术、开发工具和各类应用软件服务,美国的数字化生态体系已经“枝繁叶茂”,而中国的软件产业经过多年发展和追赶,已基本构建了相对完整的结构脉络,但总体仍十分孱弱。从整个软件生态来看,中国软件产业在各个环节与美国比,仍有很大差距。

中国公司进入突围窗口期,产业生态共建是必由之路

华为的CodeArts不仅是一项好用的工具,更是代表中国力量对开发者生态进行重新分组,这也许具有更加悠长而深远的意义。

在“十三五”期间,中国的操作系统、数据库、中间件、办公软件等基础软件实现突破,取得一系列标志性成果。

例如,在EDA软件方面,中国现在大约有50多家EDA企业,包括华大九天、国微集团、芯愿景等,近几年已将EDA的市场份额从6%提升至11%。在操作系统方面,中国涌现了麒麟银河、统信、欧拉、鸿蒙等系统,并打造了自己的开源社区,吸引全球开发者加入,同时大力加快生态建设。

为破解软件开发工具的难题,华为于2019年开始进行去美国化自研,范围涉及硬件(X86->ARM)、操作系统(Linux/Windows->欧拉)、数据库(Oracle->RDS)、中间件、应用软件改造5个大类的全栈自研替换,涉及几百个组件的替换,千万行代码的测试验证。

随着软件规模的不断扩大,生成软件的源代码规模也在急剧上升,单个软件系统规模已达数亿行、开发人员达数千人。

现在,中国国产软件发展迎来新一轮关键窗口期。

一是由于全球软件业进入“软件定义一切”时代,将引入新的软件平台、新的架构,软件定义不再局限于计算、存储、网络等硬件资源,也开始走向云计算、工业互联网等;二是万物互联时代,新的应用场景不断出现,带来了新的需求。

如欧拉就是定位于万物互联下的数字经济底座,为不同设备提供统一的“语言”的操作系统。经过近两年的发展,欧拉社区已吸引6000多名开发者、超过100家企业加入,国内操作系统领军企业纷纷发布基于欧拉的商用发行版,在政府、运营商、金融、交通等领域规模部署。

从短期看,在大的国际背景下,中国软件企业会受到打击,但同时时代机遇也给中国软件业带来新的可能。这需要业界从技术、应用、生态、人才等方面去加以突破。正如中央所强调的:坚持原始创新、集成创新、开放创新一体设计,实现有效贯通;坚持创新链、产业链、人才链一体部署,推动深度融合。从长远看,中国的基础软件会迎来较大发展。

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数据显示,从2000年至2020年,中国软件市场整体规模实现了135倍增长,美国为3.2倍;2020年,中国软件产业规模占全球软件产业的24%,占GDP比重约7.9%。中国软件产业正在飞速增长。

知名行研机构Canalys的最新报告显示,2022第三季度中国大陆的云基础设施服务支出达到78亿美元,华为云占份额19%位居第二;而就在此前,另一知名调研机构IDC发布的《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22H1&2022Q2)跟踪》报告显示,2022年上半年,华为云已在IaaS+PaaS领域反超腾讯云。

解决国产软件基础工具起飞的问题,是一场韧性与耐力的比拼。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只有突破乌江天险,才有可能持续开发出产品,彻底摆脱对西方产品开发工具的依赖。


“转载请注明出处”

展开阅读全文

页面更新:2024-06-13

标签:华为   软件   美国   史诗   开发者   中国   操作系统   代码   基础   工具   企业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联系,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s1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3
闽公网安备35020302034844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