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母亲邓玉芬7个儿子,6个牺牲,一辈子没给活着的老三好脸色

1961年春节的全北京市烈军属代表大会上,北京市长彭真将一位农村老太太搀扶到主席台,深情地对来自军队和地方上的参会者说:“同志们,眼前这位老太太,是我们子弟兵的英雄母亲,大家全体起立,向她敬礼。”

到会的人齐刷刷站起来,满含着泪水向那位老太太鼓掌致敬。

这位老太太,名叫邓玉芬。

英雄母亲邓玉芬7个儿子,6个牺牲,一辈子没给活着的老三好脸色

1891年7月 ,密云县水泉峪村北街东头一家农户传出婴儿的啼哭声,随后响起接生婆的声音:“恭喜恭喜,是个千金。”

主家三个儿子,没有女儿,生下一个女孩应该高兴才对,但是他听了脸上没有一丝笑意,反而长叹一声说:“恭喜什么,无论是小子还是妞都是讨债鬼。”

男人说的没错,当时家里上无片瓦下无寸田,长年累月给人打工,也无法维持一家人的温饱。

多个孩子多张嘴,只能在饥饿中长大,到这世上就是来受罪的,所以男人对女婴的到来根本无法开心。

转眼间女孩已经12岁,她已出落得亭亭玉立,聪明伶俐。

12岁如果放到现在,正是在父母跟前撒娇的年纪,可是小玉芬却被父母逼着嫁人,成为四合堂张家坟村任宗武的媳妇。

英雄母亲邓玉芬7个儿子,6个牺牲,一辈子没给活着的老三好脸色

嫁人那天,玉芬哭成泪人,母亲也泪如雨下:“妞,娘是为你好,不想让你在家过苦日子。”

可是玉芬过门后发现,婆家好像也强不到哪里去,丈夫和公爹租种了地主的田,家境比娘家稍微好了一点。对任家来说,新媳妇的到来,却是一个天大的好事,多一个人就是多一个劳动力,因为玉芬非常能干。

那个年代的女孩儿都缠小脚,农村出身的玉芬是天足,留了一双大脚板。正因为如此,她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条,给这个家带来一片生机,赢得街坊邻居的交口称赞。

可是好景不长,因为丈夫任宗武跟地主吵嘴,地主恼羞成怒把耕地收回了,家里一下子没有了生活来源,丈夫在家唉声叹气。

邓玉芬把头一扬说:''天无绝人之路,走,咱上山开荒去!”

于是一家人上了不远处的山上去开荒,硬是在山坡上刨出了一片新田地,让那里充满生机。

看着绿油油的庄稼,丈夫脸上乐开花,看着皮肤被太阳晒得黝黑的玉芬说:“你真是个旺家的媳妇。”

英雄母亲邓玉芬7个儿子,6个牺牲,一辈子没给活着的老三好脸色

就这样,玉芬和丈夫靠着勤劳的双手,不但解决了温饱,还盖起了几间茅屋。

更让丈夫感到开心的是,媳妇还为他先后生了7个儿子,有了那几亩薄田,人就是财富,家就能兴旺。

但是随着伪满洲国的建立,这样幸福的日子很快就过到了头。

密云县处于伪满洲国和伪华北政府的结合部,1933年夏天,国军在长城沿线跟日伪军打了一仗之后,她的家乡一夜之间划归伪满洲国的区域,她一夜之间成了伪满洲国人,一家人成为亡国奴。

唱歌要唱日本歌,升旗要升满洲旗,说话要学日本话。邓玉芬总是教育孩子们别灰心,乌云遮不住太阳,总会有人收拾侵略者。

1940年5月,收拾侵略者的人来了,他们就是八路军。

八路军不但打鬼子,还帮乡亲们种地,不拿老百姓一针一线,跟之前的国军截然不同。

邓玉芬是聪明人,她很快明白,只要跟八路军一起抗日,一家人肯定能苦尽甘来。

这天晚上,邓玉芬跟丈夫在床头说起悄悄话:“八路军这么好,咱可得回报人家。咱让老大和老二参加八路军吧,不然咱心里过意不去。”

对妻子,任宗武从来都是百依百顺,于是两个儿子永全、永水参加了抗日游击队。一年后,邓玉芬让自己的老三永兴也参加了游击队。一支游击队一共16个人,就有他家三个儿子。

英雄母亲邓玉芬7个儿子,6个牺牲,一辈子没给活着的老三好脸色

后来游击队编入挺进军10团2营,成为挺进军的主力,作战区域也渐渐扩大,不再局限于家乡一代。

部队开拔的时候,邓玉芬熬了一宿,烙了很多煎饼送到营地,送给战士们吃,并且特意叮嘱三个儿子:''到前线狠打狼心狗肺的小鬼子,别惦记爹娘,别当孬种,甭给老任家丢人现眼!''

儿子们在上阵杀敌,邓玉芬也没有闲着,她家住在猪头岭脚下,那里地势险峻,人迹罕至,八路军常到这里来她的家歇脚开会,这里成为没有挂牌的会议室和后勤保障基地。

每当部队到来时,她就会和丈夫一起给八路军搬运物资,照顾伤员,站岗放哨。

八路军伤员住下之后,自己的孩子们可就惨了,家里的好吃的全都归伤员享用,孩子们流着口水到一边去,只能吃野菜、粗糠。

为了让八路军的一个姓刘的连长早日康复,她甚至把自己养的几只下蛋鸡杀了两只,熬鸡汤让连长喝。

她却对年纪小的儿子们说:''八路军叔叔伤好了,就能狠狠打鬼子,把他们赶出去,咱们的好日子就来了。''

一个月后,刘连长康复了,带着几个伤员归队,临别之前,她又烙了一夜的煎饼,塞到他们的背包里。

英雄母亲邓玉芬7个儿子,6个牺牲,一辈子没给活着的老三好脸色

刘连长眼含热泪,对邓玉芬说:“大嫂,您的恩德一辈子我都忘不了。放心吧,不杀完鬼子我们不下战场,也对不起您的日夜操劳!”

邓玉芬慈祥地笑着说:

“我三个儿子也是抗日的,咱们是一家人,一家人,不兴说两家话!”

光阴似箭,抗战已经进入第四个年头,经过全国人民的英勇抗战,不可一世的日本侵略者的进攻势头得到遏制,八路军在华北地区的抗战也取得巨大成果。

其中一个明显标志,就是丰滦密抗日根据地的建立。

丰(宁)滦(平)密(云)地区位于北平东北部长城一线,它东接平谷、蓟县,与冀东抗日根据地相连;西经延庆、赤城,联结平西抗日根据地;南与顺义、通州毗邻;北接围场和赤峰,是侵华日军建立的伪满洲国和伪华北傀儡政权的结合部,是日伪精心打造的“模范统治区”。

我党领导的武装建立的丰滦密抗日根据地,就是在日伪牢固统治的所谓“模范统治区”,撕开一个缺口,插入一把尖刀。

它的建立,牵制了大量日伪军,让他们寝食难安、坐卧不宁,不可终日。

正因如此,日本鬼子对这个根据地恨之入骨,对丰滦密根据地发起多次大扫荡,在扫荡中实行了惨无人道的三光政策。

英雄母亲邓玉芬7个儿子,6个牺牲,一辈子没给活着的老三好脸色

所谓的三光,就是烧光、杀光、抢光,不可谓不狠毒。

除此之外,凶残的日军还进行坚壁清野政策,除了把老百姓家里的粮食抢光,还把地里的庄稼都铲除,把老百姓集中看管起来,制造一望无际的“无人区”,企图活活困死八路军。

在敌人扫荡区域的邓玉芬并没有被吓倒,她联合乡亲们抵制敌人的坚壁清野政策,偷偷从敌人的眼皮底下逃回老家,想方设法给八路军提供情报和食品。

邓玉芬还被敌人抓走过几次,每次都被打得皮开肉绽,体无完肤。但是她没有屈服,在心里暗暗发誓,只要你们打不死我,我就要回去,因为那是我的家,也是八路军的家。

邓玉芬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她不但回去坚持跟八路军联系,还让自己的小四永合、小五永安参加了抗日队伍——密云自卫军。

邓玉芬告诉两个儿子 :

''上前线狠打小日本,为乡亲们报仇,不杀光小鬼子,甭想着给我回来!''

由于得到了人民群众的支持,八路军不但没有被消灭,反而顶住了鬼子的大扫荡,顽强生存下来。

英雄母亲邓玉芬7个儿子,6个牺牲,一辈子没给活着的老三好脸色

但是,敌人对丰滦密一代的封锁和扫荡也越来越频繁,邓玉芬与丈夫不得不带着小六小七,离开生活了十多年的猪头岭,到密云县康各庄大姑家暂住下来。

1942年春,刚刚过完年,风声不紧了,邓玉芬就去找中共密云县政府负责人,要求跟躲在外的乡亲回乡春耕。

一年之计在于春,如果不趁这时候春耕播种,八路军将来吃什么?总不能饿着肚子去扛枪打鬼子吧?

县政府同意了邓玉芬的请求,但是为了安全,建议家眷留在原地,让青壮劳力回去耕种。尽管如此,耕种时也要有人站岗,保证乡亲们的人身安全。

任宗武对妻子说,''那我带着老四老五回去种地了,你带着小六小七在这儿躲一躲,形势好了,我把家里的窝棚修了,再接你回去。''

邓玉芬把亲戚送的农具和种子拾掇好,在村头依依不舍地跟送丈夫挥别。

没想到,这一走竟是生死别离。

英雄母亲邓玉芬7个儿子,6个牺牲,一辈子没给活着的老三好脸色

任宗武带着老四老五立刻回到了家乡,召集乡亲们在猪头岭上的百梯子种地。

为了安全起见,他们安排了村里的一个小伙子在山下站岗放哨,但还是出了意外。

一天早上,马营据点的鬼子前来猪头岭扫荡,偏巧一个站岗小伙子头天熬夜犯困,没有及时发现,当他发现时为时已晚,鬼子已经爬上山,任宗武他们躲闪不及,被敌人包围。

给日本人带路的,是村里一个地主的少爷,他对任宗武家的情况了如指掌。为了讨好日本人,他揭发说,任宗武一家五个儿子都参加了八路军。

鬼子听说后,恶狠狠地说:“让你儿子都回来,饶你不死,不然的话杀你全家。”

任宗武斩钉截铁地说:“你们来中国到处杀人放火,害的我们无家可归、家破人亡,杀强盗是天经地义,不杀光你们,我们没法活。想让我们放下武器,做梦去吧。”

话没说完,鬼子狞笑着抽出佩刀,用力向任宗武头部砍去。

任宗武和老五永安等村里十三个男人惨死在山上,鲜血染红了冰冷的土地,老四永合被敌军抓去了监狱,在监狱里备受虐待后,也被杀害。

噩耗传来,邓玉芬如五雷轰顶,哭得死去活来,她非常表面刚强,但也绝非铁石心肠,共同经历了几十年风雨的丈夫突然离他而去,她怎么能无动于衷,如何能不伤心欲绝?

小六和小七看到妈妈那么伤心,也扑到她的怀里泣不成声。

过了很久,邓玉芬醒了过来,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心还在刀割一样疼。

但是她擦干了眼泪,也安慰着儿子,她攥紧拳头,两眼喷火,丈夫死在侵略者的屠刀下,冤有头债有主,她要血债血偿。

我们老任家最不缺的就是儿子,你们是杀不绝的!

亲戚在一旁劝说道:“好好把儿子养大,给任家留住两条根,甭再回去了,那里太危险了。”

可是第二天,她就带着两个儿子离开,踏上回家的路。

她扛起丈夫带血的锄头,播下了希望的种子,她横下一条心,要支援八路军,跟鬼子干到底,一定要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在中国的百万日军放下武器,她的愿望实现了。

喜讯传来,全村人欣喜若狂,她买来鞭炮,和乡亲们庆祝着来之不易的胜利。

为了这一天,他们等待太久,付出了惨痛的代价。邓玉芬付出的代价,更是无与伦比,除了自己的丈夫,她还已经失去了5个儿子。

长子任永全。1940年6月,加入白河游击队参加抗日战争。1942年秋,在保卫盘山抗日根据地的一次战斗中英勇作战,身负重伤,拉响了手榴弹跟敌人同归于尽。

次子任永水。1940年6月,加入白河游击队参加抗日战争,1943年秋在反扫荡战争中左腿中弹做了手术后,因为缺医少药伤口感染恶化,光荣牺牲。

邓玉芬失去这么多的亲人,如果说她不难过是假的,但是她明白国破家亡的道理,没有国哪有家?她知道自由的代价,为了家园,她别无选择,总要有人做出牺牲。

英雄母亲邓玉芬7个儿子,6个牺牲,一辈子没给活着的老三好脸色

在得知亲人死讯的时候,她没有倒下,没有屈服,只能强忍着悲痛,将心底那深沉的的爱付出给了八路军战士,把他们当做自己的儿子。

为了自己的“儿子”们,她可以每天点灯熬油,给他们做军装、纳鞋底,也忙碌于给他们煮鸡蛋、熬鸡汤,甚至用嘴吸“儿子”们伤口的伤口的脓水。

为了保护“儿子”们的安全,她还差一点亲手将最小的儿子小七闷死在怀里。

那是1944年春,鬼子对丰滦密根据地再次进行疯狂扫荡,我们的队伍在大山里辗转腾挪,待了整整5天。

八路军伤员则跟乡亲们一起躲在山洞里,忍受饥饿和寒冷,小六和小七也在山洞里饿得直哭。

这天早上,山下突然传来人声,鬼子又来围剿了,声音越来越近,这时候年仅6岁的小七,突然在妈妈怀里哭了起来,在这寂静的山洞里,哭声显得格外刺耳。

小祖宗啊,你可知你这一哭,一旦被敌人听见,洞中的乡亲和八路军伤员就会被敌人发现,大家就会插翅难逃。

危急关头,邓玉芬从破袄中掏了一把棉絮堵在了小七的口中,小七脸憋得通红,小手不停挣扎,她的心像刀割一样疼,但还是用前胸紧紧贴住小七的口鼻,没有松开。所幸鬼子并没有走向他们藏身的山洞,而是向别处走去,让他们虚惊一场。

但是此刻邓玉芬怀里的孩子已经脸色发青,呼吸困难,再加上连续饥饿,回家后的当天晚上便永远地闭上了眼睛,任凭妈妈如何呼唤,再也没有睁开。

英雄母亲邓玉芬7个儿子,6个牺牲,一辈子没给活着的老三好脸色

邓玉芬已经麻木,肝肠寸断的她没有撕心裂肺地痛哭出声,只是默默地去山坡上为小七造了一个小小的坟茔,栽上了一棵小树,这样想孩子了,就能来看看他,在他坟头烧上一炷香。

她安慰自己说,虽然自己失去了丈夫和五个儿子,老三也杳无音信,但是身边还有老六永恩。

如今日本鬼子打跑了,迎来了和平曙光,大家就可以重建家园,过上好日子了,付出这么多牺牲,也值得。

可是没想到不久后战火重燃,国民党军队不顾人民死活,挑起了内战,向解放区发动大举进攻。

密云解放区的人民,为了保卫胜利成果,积极踊跃地参军打仗,抵抗国民党军队的进攻。

这时候的永恩,虽然不满十八岁,但已经长成一个七尺男儿,看到大家当兵,他也动了心思,回家吵着要去当兵。

战争年代当兵意味着什么,没有谁比邓玉芬更清楚,子弹不长眼,很可能有去无回。

而且眼前就剩下这一个儿子,如果有个三长两短,自己只能孤独度过余生了,于是她犹豫了,但是最后还是咬咬牙,把永恩送到了县支队。

她徘徊在老六训练的操场边,当听到战士们震耳欲聋的声音时,她停下了脚步。

战士们齐声高喊: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让老百姓当家做主!

是啊,人家这些生龙活虎的小伙子,谁都不是石头里蹦出来的,都是爹妈生的,谁在他爹妈眼里不是家庭顶梁柱?谁的命不是命?

老太太走到儿子面前,对他大声喊道:

“小六,到前线好好杀敌,打不完敌人别回家,甭想着给老任家丢脸!”

小六果然很争气,在战斗中作战勇敢、奋不顾身,还几次立功。

1948年,小六永恩在攻打黄坨子据点时冲锋在前,腰缠几颗手榴弹冲向敌人的碉堡,与敌人同归于尽。

英雄母亲邓玉芬7个儿子,6个牺牲,一辈子没给活着的老三好脸色

这时候的邓妈妈已经57岁,怎么也经不起如此沉重的打击,闻听噩耗一病不起。直到三个月后,她的身体才慢慢恢复。

没想到一年之后,三儿子永兴竟然突然回来了,见到儿子,她喜出望外,却一下子昏厥过去,高兴过度的她,根本接受不了突如其来的喜讯。

苍天有眼,总算是给老任家留下一条根。

可是当她醒转后,跟老三问明了情况,一听之后,邓玉芬却再也不想搭理老三,一整天没再给他一个好脸子。

原来永兴参军后,一直在八路军干得好好的,就是在打仗时掉队了,被国民党军队抓获,他隐瞒了自己真实身份,在那里当了一个月的马夫后,瞅准机会逃了出来,但是却没有找到自己的队伍,只好回了老家。

尽管老三回家,实属有情可原,并不赖他,但是邓玉芬还是耿耿于怀,一直都对老三永兴爱搭不理。

永兴妻子生了一个闺女三个儿子,他的孙子任宏伟后来还当上了张家坟村的党支部副书记。

邓玉芬对孙子孙女都很疼爱,却一辈子没给三儿子好脸色看。

算上惨死在怀中的小七,邓玉芬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牺牲了丈夫和6个儿子,党和政府并没有忘记她老人家的贡献,她多次受到上级表彰。

英雄母亲邓玉芬7个儿子,6个牺牲,一辈子没给活着的老三好脸色

1961年那个春节,参加完军烈属大会后,北京市委领导派专人带着老人家到市里的商场,想给她添置点衣物等,可邓玉芬坚决不要。

“政府对我可是一百一,不缺吃不缺穿,我怎能再给国家添麻烦?”

领导们还挽留她在北京多呆一段时间,可是老人家却以“住不惯”为由,婉言谢绝了。

1970年2月5日,79岁的邓玉芬离开了人世,临终前,她含着笑对炕头前的孙子孙女们说:

“奶奶啊,终于要跟你爷爷和叔叔大爷们相聚了。”

忽然,她好像想了些什么重要的事,又用尽全部力气对着旁边的村干部说到:

“把我埋在大路边,我要亲眼看着咱十团的孩子们回来!”

转自:历来现实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

免责声明:本文已注明转载出处,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作任何商业用途。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私信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1-10-05  最后更新:2022-03-09

标签:密云县   永兴   儿子   伤员   日本   游击队   乡亲   鬼子   敌人   牺牲   丈夫   母亲   英雄   邓玉芬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联系,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s1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3
闽公网安备35020302034844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