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兰飘香的记忆……未完

  (这只是看完梦里花落知多少后忽然心血来潮写得的东西,尝试改变以前的写法,以小说形式而写,内容为自己身边的事情为题材,或许会写到朋友们的一些事,如果不喜欢就可以留言叫我删除,也许我会一直写下去的,现为草稿)

     几辆单车悠哉悠哉的晃在路上,驾驶这些车的人都是一些长得特愣头青的无知少年。今天意义重大,因为这是考上高中上学的第一天,天真烂漫的我们仿佛就从此就要走向光明,走向伟大祖国让我们茁壮成长的地方。离学校不远,我们似乎就能看到蜡烛园丁们晃动着头上的火焰,火般热情的对我们这些幼苗表示欢迎。

     长途跋涉,30多分钟的单车路程,我们从离学校五公里外的家,终于来的校门口。不愧为本地的历史悠久重点高中,经过大门,就有种被其庄严凝重的感觉所震撼压迫的感觉。进校门,右边是一个成‘日’字形状4个篮球场大的单车停放场。车棚是个男性,‘日’字上半身的‘口’上裸没有车棚,而‘日’字下半身的‘口’享受着白铁皮棚遮羞的待遇。能到重点高中的学生们都很聪明,懂得天时不如地利的道理,铁片棚下面的单车早已处于饱和状态。九月的太阳依旧勤奋,早早就从地球的另一边冲出来,7点多就大刺刺得挂在天边奸笑,我仿佛就能听到他说那句话‘嘿,小样,新来的吧!’无奈,也就只能放在太阳底下了。

     从小黑板上查知了自己所在班级的位置,去课室要先走一小段石嵌斜坡,然后是几百阶的水泥楼梯。楼梯的斜度像在告知我们,学海无涯的路上是艰难的,要想获取知识你就得先给我乖乖的爬。还好我们今天是处于兴奋状态,丝毫不把这点小坡放眼里。我们用力践踏这段学海无涯的路程,很快的寻到各自的课室。几个朋友都分得四散,没有一个同班和比较相近的,就像预示着三年后我们的各分东西。走进课室,班里的同学们也一样掩饰不住自己心底的兴奋与新鲜,各自找话题结识新的朋友们,我随便一眼扫过,班里女孩子的样貌没能形成我的焦点,于是随便找个位置坐下,也开始有心无心的和周围同学们哈拉起来。

     铃声响起,自习时间。班主任是个中年妇女,很抱歉,虽然知道她年纪也不大,但样子就给我很适合中年妇女这个词的感觉。她在简单的说些班规杂事之后,就轮到我们的自我介绍。很快的轮到了我,自以为很幽默,在说到兴趣的时候说自己的兴趣是睡觉,耳边没有响起预期的笑声,只有几个自以为高尚的男生传来鄙夷的眼神,很郁闷的坐下,再也不去理会其他人的自我介绍。自习时间紧接着就是高中的第一节课,这也许是很该值得纪念的,可我一点印象都没,只记得其他可爱的幼苗上课认真的让人害怕,自己却一点听课的心思都没。暗自神伤,巨大落差仿佛自己就像混在幼苗里的杂草,总有一天会被园丁们除草的时候拔出来,捏着草尖,借着地球离心力,在转了几圈后被甩到外太空去。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马上去寻找其他班的朋友们,话题当然是从班里有没倾国倾城的回眸百媚生聊起,结论是我们一致否认了从别人那听到能到 中读书的女孩子都是A货的歪理。课间休息的时间永远都是过得最快的,赶紧跑回班里,称职的担当杂草的角色。

     最后一节的放课铃声终于响起,全校的杂食动物一起从班里拥出来,那场面就像泄洪一样,8米宽的楼梯人潮涌动,使我不得不承认计划生育的重要性,也许毛大哥的文化大革命对后人的影响远远没有人多力量大这句话来得深刻。此纯属个人鄙见,请大家鄙视之。

     好不容易从人堆里挤出来和朋友聚在了一起,走向食堂,打菜的窗前早已经站满了人,很无奈得再次艰难挤进人堆里面。菜色琳琅满目,青的红的白的,可就是不知道材料是什么。点了个像青菜的,五毛钱,整整一大勺子,份量多的可以喂一只不挑食的小猪,满心欢喜,暗叹不愧为重点,菜的份量也比较重。继续点了个像切片肉卷的肉,看着如花似玉的大妈大手一挥,勺子往肉堆一钻,带起满满一勺,我心里欢腾得就像见到情人有10只小鹿在乱撞,激动的就差飙泪了,忙伸出饭盒,动作阿谀奉承的就像太监给皇上递奏折。可紧接着的是风韵犹存的大妈把勺子往盛肉的铁框边一敲 “叭” 一声,肉掉了一半。我心里嘎嘣一下,看着马上老了很多的大妈似乎忽然对打击乐有了兴趣,对着铁框框一阵猛敲,勺子里的肉就和我心情以及大妈的姿容一样一次次往下掉,最后勺子里的肉少的就像大妈的样貌一样惨不忍睹。原来青菜的量只是为了平衡肉的少,我脑子里忽然出现一个用右手拇指和食指搓着长在痣上胡子的食堂老板奸商形象。

     草草解决完午饭,我们这些同一初中毕业来的朋友们纷纷聚在学校的风景凉亭聊天。无聊的聊自己,聊别人,聊政治,聊女人……如果时间就是金钱,那么对于我们没满20岁的人来说我们都是比尔盖茨,时间多的可以肆意挥霍。连续半个多月,我们的中午都是在凉亭里聊天渡过。当我们发觉我们不能这样老是在一个地方消费的时候,我们把目标转移到另一个地方-篮球场。篮球是一个值钱的东西,为此我们为他付出了整整一个高一的钱,同时也都幻想能打到像乔丹一样有汽车厂商能送法拉利给我们。这个憋屈的年纪是需要找东西发泄的,所以我们疯了一样打篮球。不管夏天太阳的淫威多么强烈,我们都无怨无悔的接受着它的爆晒。

  每一天的我们都在篮球场渡过,球技倒是没怎么增长,只是为了打篮球而打篮球。但我们都各有特技,其中唯一参加过篮球培训的威少其速度惊人,有时快的连自己运的球都跟不上他自己,跑篮的气势会让你觉得是辆装了涡轮推进器的坦克,如果不小心被撞到会亲身证实爱因斯坦时光倒流的相对论,此为其必杀技‘一条牛’ 。    还有就是鸭子,个子180 ,抢篮板足以让我们这些170 的人自卑,因为他在篮下投篮的时候经常会顺便嘴里发出“ill”的声音,所以他必杀技就叫‘ill’。    本人因为身材关系,跑篮也能让人相信被撞会飞出110 km/s的速度,脱离引力,驰骋银河系外太空。借着本人又能腾空的关系,光荣获取‘飞天猪’称号。还有一厮值得一提,也是初三同班的朋友。对他的记忆就是从初一的时候被一群喜欢捉弄人的同学们推进女厕所,然后哭了一天开始的。他投篮的姿势先如卓别林的外八字样下蹲,然后把球放于跨前,像掂量西瓜一样掂几次,最后一扔,那叫一个准。其他人没特点,用等等带过。有时候天气太热会穿拖鞋去学校,打球不方便,便把鞋子脱了。水泥篮球场在经过一早上太阳的爆晒,温度高得可以铁板烧,俯平看地板的话更可以看到因为高温而扭曲的空间。可是年轻就是天下无敌,脚底板也处于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状态。如果回到商代,也许我们还能够在调戏妲己之后逃到炮烙刑法场上对着纣王边做鬼脸边跳舞。但无敌状态只局限于打篮球的时候,打完球就会对脚板着力点起的2个大水瞟苦不堪言,走路都会翘起脚趾公,像企鹅一样摇摆。

  球场的前面是一个2米高的坎,延伸下去的是一块老大的地坪,有时候球就会掉下去。那次球再次蹦出了场外,而且蹦得老远,大家眼巴巴的看着球向远处滚去,正好有个师姐走来。师姐很懂做人,向球滚的方向经直走去。我们兴奋的大叫谢谢!谢谢!忽然听到声音里传出一句:“阿姨,帮捡下球”那师姐立马拐了个大弯,动作流畅得比头文字D里拓海的漂移还顺。那句话似乎就像颗子弹,正中长相老陈的师姐眉心。我想此时师姐还有几滴血和一把AK47的话,她一定会对着我们人群扫射。

待续)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1-05-04  最后更新:2021-05-08

标签:日志   网友日志   勺子   师姐   大妈   班里   篮球场   幼苗   课室   单车   园丁   时间   状态   东西   太阳   车棚   楼梯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客服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s1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