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记忆更永恒的声音——3

三、今夜星光灿烂(上)<?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远离姜育恒的日子,是很平淡的一段日子,工作、成家,在这世上波澜不惊、无所作为的活着。没觉得特好,也没觉得不好,对我这样的人来说,“平平淡淡、从从容容才是真”是很有道理的。但是,总会通过触角发达的传媒一点一点看到姜育恒的消息,他参加各类演唱会、演电视剧、有了女儿、开了个唱、参加公益活动、代言广告;就连他的歌,也会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候,偷偷溜进耳朵。一度,我最讨厌的事,就是听到别人翻唱《再回首》,那种感觉别提有多别扭。有时,和小鱼去唱K,我们会在最后,点一支《再回首》。没有人唱,只是静静的听,画面上是他的婚礼宴会录象,看着那个英俊的男人,一遍遍举起酒杯,一杯杯一饮而尽,不断拥抱着前来祝贺的人。我想,是个性情中人呐。不是吗,没有真性情的人,如何唱得出这样至情至性的歌。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

5月,我突然陷入了情绪低潮期,感到自己一直肯定并坚持的某些人生信条、生存状态似乎正在慢慢坍塌,虽然很多事换个角度来看,也许没什么大不了,但对我这样一个习惯用一种方式生活的人来说,确实对我有了很大的刺激,一度我很失落。5月下旬,为查一个电话,拨通了石嘴山的114查号台,先接待我的是一段广告,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没记住,只明白了一件事,石市要办演唱会,其中邀请的明星中有姜育恒。我挂了电话,在QQ上顺手给小鱼发了一条信息:“石市有个演唱会,姜育恒要来,有兴趣吗?”后面捎带着问了件别的事。过了一会,鱼回短信:“当然有了”。我有点恍惚,以为她答复的是另外一件事,很久都没反应过来。对我和鱼来说,我们从来把自己对姜育恒的喜欢当做一种很纯粹的感情,从未想要通过要用追星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对他的感情,当年不会,已界不惑之年的我们大概更不会了。这么想着,我没再追问下去。

一个星期后,鱼突然问我,票能弄上吗?我先是一愣,即而反应过来:“哎,你没说有兴趣呀。”“我说了,当然有兴趣。”“啊,我以为……”就这样,我们决定了要想办法去看这场演唱会,见一见自己年青时的偶象。应该说,推动我去看这场演会的动力来自鱼,她一直在鼓动我、催促我,但她对完成这个任务全无一点实质性贡献。一段时间内我到处托人找票,并和鱼一起幻想着如何见到姜育恒,是否可以近距离的接触到他等等之类的问题,在鱼的幻想中,不但可以见到姜育恒,而且要请他出来吃烧烤、喝啤酒、唱歌。我放纵并配合她的幻想,在虚无缥渺的世界里快乐的燃烧了一把。

我把这种快乐的情绪,也渲泄到了办公室。每天都在憧憬着与姜育恒的见面,办公室的所有同事为着我这把年龄还有追星的梦想与热情而有些感动,处长首当其冲地给我出主意上哪儿找票;两个80后的小女生,小Z承接了帮我找票的任务,小A则积极鼓励我采取任何无论看起来多么幼稚措施去现场表达对姜育恒的热爱,一个70年代同龄人L则对我的行为既给予的高度肯定又给予理性分析,总而言之,大家似乎都在我的梦想里有了些许快乐,即使他们觉得我的行为实在很好笑,而这种好笑也是以对我的支持为前提的。那段时间,我会在安静工作之余,突然激动地谈起姜育恒在我少年时代所带来的种种感情,大家不断地表示着理解和再理解,每当我处于兴奋的梦幻时,小A总会不停地说:姚处,淡定,一定要淡定。

    我哪里淡定的下来啊?姐追的不是星,是已逝去的青春!

<?xml:namespace prefix="st1"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611,票到手了,超出预期想象的,是最好的票,而且还多出了两张。那天晚上,正和我的好朋友T一起吃饭,多出的两张票我问她是否愿意一起去,她表示有点兴趣,我随口讲出自己很喜欢姜育恒,她的一位朋友当场表示会帮我想办法见见姜育恒,其码找他签个名拍个照什么的。

其实,幻想归幻想,我自己内心深处的确并不肯定自己是否真得想近距离接触他,或者说,我早已超过了那种狂热的年龄,其实更愿意只要是能够看到他——真实的他出现在我真实的世界就好了,好象对青春往事做一次小小的重读那般。他的明星光彩使他看起来是那样的遥不可及,一个普通的歌迷和她喜欢的歌星之间有无法逾越的障碍。想到这里,我对这件事态度最终还是——顺其自然。

612,我换了一件豆绿T恤、磨白牛仔裤,带上送给姜的礼物,在同事们的鼓励声中出发了。小鱼则继续发挥她磨磨蹭蹭、拖拖拉拉的脾性,居然还在这天安排了去外出游玩。等她安顿了儿子、换好了衣服、准备好了要带的东西时,我计划的5点半出发时间已经拖到了6点半。临行前,老公突然变卦决定不去了,我极力按捺不满情绪,不想为此和他发生不愉快,从不勉强别人是我的原则,对他我也是如此。

一切仍是感到不真实,在路上,我们还在谈论着有没有可能见到他这个问题。T的朋友说已经安排好了,将通过主办公司的老总见姜育恒一面。这之前,我一直在想,用什么来表达我们对姜育恒的那份喜爱之情呢,最好的证明,便是我和鱼在十多年前收集的那些资料,两个旧旧的笔记本,他会重视吗?想到这里,我对鱼说:也许期待的过程远比实现了要更美好。

演唱会开始了,我们坐在场区第十排,这个位子离舞台已经够近了,但对我来讲还是太远了。好久不见,他会是什么样子,这些年,从电视上看到的他,已经有中年人的沧桑了,似乎头发也白了,原本清瘦白静的面庞也变黑了一些,棱角不再分明,是的,谁也挡不住时光的磨砺呀。我索性叫上鱼偷偷溜到了场区中央记者和警卫的工作地带,基本上到了离舞台最近的地方,在我们前方不到五米的地方,是一人多高的T台一端。

一个又一个歌星出场了,怎么还见不到他,我心里有些焦燥,就是为了看他而来的,前面出场的人对我而言简直就象一堆又一堆的废话,主题在哪里呢?就在我感到气力快要耗尽的时候,舞台背景的电子大屏幕终于出现了他的照片,我屏住呼吸,用尽全身的气力发出一声惨叫“啊————”,与我相呼应的,是鱼更为凄厉的声音。星光刹那间闪动华丽的光芒,一扇通往青春的门打开了。

                       

 

 

 



展开阅读全文

投稿时间:2021-04-06  最后更新:2021-04-09

标签:日志   网友日志   演唱会   幻想   场区   小鱼   情绪   舞台   感情   气力   青春   个旧   歌星   石嘴山   快乐   近距离   工作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客服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s1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