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合烛光夜读生活的随笔文章

  好久没有去写随笔文字了,感觉自己与那种每天烛光夜读生活终于有点遥远。我是一个很懒惰的人,又恰巧在我自己最懒惰的时候,适逢情感破碎,爱情支离,于是从此便发誓不再接近文字,表述生活看法以及描述理想。因为我觉得生活并不简单,生活的精髓在于感受,在于遗忘,而不单单只是记忆,以文字的感染力承载,封存在记忆中的某个角落,任凭风吹日晒雨淋,然后慢慢陈旧,变成记忆中最宝贵的东西。我相信文字始终只是文字,只是一个概念,一个符号,更本无法解释生活的终极之内涵。至于理想,我一直努力让自己以一种平常心去面对,在现代的社会里,一个人有理想并不会被看做高尚,或者活着的模范,并附加有一层淡淡的贬义在里面。所以如果一个动情于生活,行动迫于理想之人,选择用文字工具去实现自我、社会、心灵世界的互动,必然显得荒诞而且愚蠢。相信文字,相信青春,就如同你相信了一对情侣在热恋时彼此许下“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承诺,而最终的结果只会告诉你,许多美好的东西终是昙花一现,瞬间逝亡。

  我今天之所以再一次破例,用如此简单平常的语态谈一下生活和理想,还有青春的价值问题,与一个名叫“婷”的女孩有关。她是我的一个网友,在河南开封上学,马上就要高考,心里面临的压力挺大,所以我总是设法鼓励她相信自己,不要老是给自己很多沉重的包袱。而她对我,不是十分了解,大概就是感觉我是一个挺神秘的人,神秘的思想,神秘的追求,时隐时现,让她以现有的生活经历无法理解。“婷”是一个挺有生活感悟的女孩,这样的女孩一般特别渴望经历一种浪漫,曲折,不平凡,与众不同的生命之路。正因为此,她对我有了一种莫名的敬仰,而这种敬仰连我自己都深感不解,因为我时常觉得自己就是一小混混,得天地之糟粕,损天地之厚望。

  我和她在网上认识是去年12月份的时候,说来还真有点意外。有一次,我在新浪微博里评论了一个影视名人发的一条微博“看一个国家的老人,就知道这个国家的过去;看一个国家的孩子,就知道这个国家的未来。”,第二天她就回复了我一个私信表情,是个鼓掌的表情头像,然后她就加我了,从此之后我们就成了彼此熟悉但又很陌生的朋友。我们漫无边际地聊了很多有关人生和理想的话题。而谈到人生和理想追求时,她总是显得很激动,抱有坚定的信心,她曾问我对未来可否抱有足够的信心,我说我没有,她说不行,必须得有。我说为啥就必须得有,她说因为我们活着,所以我们必须得有。那时的我呢,有点自卑,消极,迂回,因为我和我女友关系僵化,最后闹到分手,而我最终只能给她自由。她走后的那段时候里,我每天都会在屋子里一个人孤独的喝酒,看我们在一起时的照片,想我们过去快乐的时光,然后一个人偷偷地哭。这些都是“婷”所不知道的,也是她从未经历的。我一般不会告诉别人有关我的感情生活之事,更何况她只是一个陌生的小女孩。随着我们之间聊天次数的增多,她对我有了更多的了解,知道了我的人生计划,原则,喜好,理想。听我描述着我孤雅朴实,安好思远的消极避世思想。她说要成为我永远的朋友,读我写的文字,理解我所认识的世界,我说好。她说拉钩,一言为定。我说好,拉钩,一言为定。正如安妮在永远有多远这篇随笔里这样开头“曾经我很喜欢去郊外的那段铁路散步。在那边能看到田野上大片的雏菊,它们在细长的梗上开出硕大而清香的花朵,颜色是诡异的蓝紫,我总觉得潮湿的泥土下应该有许多昆虫的尸体,才能生长出这样颓败而茂盛的植物。” 在生活里,我们岂止是在田野上看到了大片的雏菊,我们也绕过山脊,看到了蓝蓝的天空上,那一朵朵从巴颜喀尔飞来,停留在我们这里形成冰雨的团云,我们也看到了在山花绚烂时山坡土地上姗姗飞舞着的各种昆虫,蝴蝶,蜂蚁,它们身上流动着清晰且又明透的田野之气,让我们觉得好感动。生活本来并不复杂,人生只是我们在叹息时写在脸上的无奈,写在心里的劳累,写在爱人肩膀上希望。人生只是我们拿我在手里一直想扔最终没有扔掉的一件衣服,一束秋菊,一掬踩在脚下的沙土。因为生活并不复杂,人生其实也不复杂。可是实际的情况呢?我们每个人总是活的很累,很辛苦,我们越来越不可理喻地陌生了自己,不认识了身边的生活,头顶上空的天空,我们也疏远了世界,总是想着法子给我们生活寻找艰难和苦难的东西,屏弃那些真正能够让我们快乐,简单淳朴,心情舒畅,励志明心的小插曲。因为我们要求的太多,纵观人生全部,我们也就失去的更多。我们亲近了欲望,从而疏远心灵,以及那一分微浅的美丽的感动和好奇。

  生活终有个案,“婷”不是,她是一个好女孩,她有自己朴素的生活理念和原则,而这些原则是我们在城市里生活的每个人始终都无法理解也无法为之改变的存在。是她改变了我,我一直这样认为,随着和她聊天,网络交往,让我很认真地第一次开始思考一个人的一辈子应该怎样度过,怎样活才算是有意义,对得起上苍赋予我们自由而任性的生命本真。我被她的理想和执着的精神所感动,从小多病培养了她勇敢坚强的性格,仰望魏晋又让她始终保持一种朴素孤傲且又孤独失意的心情。她对我说她大学毕业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云南偏远山区支教,因为她的老师,那个北师大毕业的女孩教给她一个人活着最大的快乐就是把这个世界真实的影像,以最直接直白的感受语言和最亲切的感觉描述给别人,让别人也获得和自己同样的快乐。我说我支持她毕业后去支教,我说等我在城市里挣足够钱了,我也去支教,她听后快乐天真的发我一个微笑的脑袋,然后就说,一言为定哦,不许抵赖,我说不会。可是我在说我不会的时候心里忽然有一阵酸痛,我努力克制自己,然后平静地自问,我还能自己决定生活的行迹吗,我还按照我小时候骑在自家门槛上给自己设想的未来那样天真快乐无所偏移地去生活,我还能从这个城市全身而退不伤及自身不欺骗自己,安慰自己说我要按照我的理想生存,那怕为此付出再多的牺牲和舍弃?我还能在意识的低念里把自己等同于这个世界,然后和世界进行一场公平的.殊死拼杀游戏,时间不顾,得失不较。我不能。我们渴望黎明,但是已被黄昏绑架;我们渴望和小鸟一起生活,和绿木山原一起呼吸,但是无法摆脱俗念,城市就像一根绳子,一个笼子,在有限与无限之间,我们尽失全部。

  时间过得好快,我们的生活却也单调,每天早起、挤地铁、上班、下班、回家、吃饭、看定影、睡觉。有时候我不得不怀疑这样生活存在的价值,为什么我们要把这种既摸不着也看不着感受不到的虚拟的东西定义为生活,我觉得它更像是一个玩笑,一场游戏,一份契约,活着的契约。我们总是能勤于勉励自己,说好好的工作吧,好好的活着吧,因为每个人都是这样,我们又怎么不这样呢,有时间我们又会用各种幻想来弥补缺失,换取心灵的平衡和愉悦。而在这样的日子里,我们的心里还一直思念着某个我们所爱的人,没有忘记她,每天都在心里恨着她,也默默地在为她祝福。后来,春节到了,本来我是没打算回家过年,虽然离开家的日子有点长了,也有一点想念父母的感觉,但是毕竟在外面习惯了,不回去至少还可以说服自己去接受的。当时我打算去上海和杭州玩,疏散疏散心情。如果路途顺利机会凑巧的话,再去南京走走。后来我就把我的想法计划告诉了我妈妈,她就开始骂我,如果我春节不回家的话,以后就永远别回来了。我开始沉默,然后我就在和“婷”聊天的时候,把我徘徊不定的心情告诉了她,而她也开始骂我,说人生在世,真情两份,一份我们称它之为爱情,一份称它之为亲情。我的爱情已破碎,失去了生活之中的月亮,如果再由此疏离亲情,我便会失去了生活中的太阳。我一阵惊愕,然后马上决定春节回家和父母团聚了,不去上海和杭州玩了。现在想想,很庆幸当时有她告诉我这些道理,让我没有任性自为。

  春节我回家了,就在我快要到家的时候,天下起了大雪,国道上一片白色。我坐在兰州发往静宁的长途客车上,用耳机听着音乐,那一刻,我忽然好感动,感谢那个和我素未谋面陌生而又熟悉的女孩,如果不是她,或许这个春节我去了上海。我望着车窗外遥远朦胧的景色,心情沉淀的很厉害,这是一种在城市的生活里不曾有过的坦然感觉。汽车,在黄土高原上疾驰。目光,在冰天雪地里穿梭。我曾经这样在对我自己说过,人是一类脆弱复杂的动物,人总会在不经意间思念起年少时期的那些人,那些物,那些曾经到过的地方,触摸过的风物故迹。我知道这时的我,心里想念的只剩下了父母了。

  就在我快到家的时候,我的手机上忽然收到了一条短信,她发来的“我给你写信了,已邮寄,你过完春节后到单位就可以读到信了”。我一下子惊呆了,因为我真的没想到她会写信给我,这年头,谁还会以写信的形式去表达信息,再说信纸里写啥呢?不光就只写几个字“XXX,展信佳,近来可好。注意身体健康,期望你的回信。XXXX XX年XX月XX日。”我们只是网友,素未谋面,我的心里不由的紧张起来,我回复了一条信息给她,我问她为啥要写信给我,上网聊天,发邮件或者微博留言不是挺好的吗?这样会让人误解我。而她对我说,她就是想给我写一份信,她说这是她从小到大第一次写信给人,她希望我能认真读她写的信,并给她回信,当时我说好,因为我不知道她在信里都给我写什么了,我问她信里的内容,她没回我,于是我就不再问了。

  过完春节,当我回到公司的时候,我并没有收到信。尽管我不希望有人写信给我,但是我还是渴望会看到一份信,是不是她写的都不重要。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期待好奇怪,就好像你在淘宝网、京东商城或者某个购物网站上购了物,东西还没有邮寄来,虽然你知道自己买的是什么东西,大致的样子也可以想象的到,也有图片为模,但是你还是会去期待早一点签收它。生活就是这样,我们每天都在重复着过去,每天都在以一份真实期待着。有时候我们甚至会发现只有当我们心中有期待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活着,这个期待不是远期的计划,也不是理想世界里的蓝图,这个期待很简单,很随意,但是又很实在。天亮了,面对阳光照过窗户而来,我们叹口气,然后说今天下午一定是个好天气,不冷,适合逛街购物。当我们中午吃饭的时候,忽然走进一家以前从来没有去过的饭店,发现了一道好菜一份好饭好汤,然后在心里默默地念叨道明天一定再来。某天我们打电话约定某人某周末去某个公园玩然后扳指数着天数,期望时间过的快点。我们就是在这样的期待中尽可能的努力地去发现自己,看清自己,然后又肯定、否定自己,给生活一个交代,给生命一个答复。我们没有勇气要求国家,社会按照我们内心世界里的构想去发展形成,也不能对我们身边高远的天空和土地做出一凡自己的描述,这样的东西本身不属于我们描述的范围。我们也可能曾经拥有过想象,有过好多好多伟大的理想,比如我们谈报效祖国,服务人民,可是当我们真正的长大了,才理解到这样的东西对我们来说是多么的遥远和慌缪。只要我们照顾能够好自己,不被别人欺负,只要我们能够让我们的父母,爱人,兄弟姐妹每天一个平安健康快乐,我们就算是胜利了。活着就是这样,对一种微乎其微的东西,打心里保持一丝莫名的好感,然后凭着这份好感,去生活,去畅想未来,默念过去,品味生存甘甜酸苦。有一句话说的好,“曾经我们是快乐的,快乐的小孩子,只是后来被一阵凉风吹老了。”是啊,过去的我们是美好的,拥有希望的,过去的我们是那么的美好!

  在最靠近阳光的地方,我们永远是天真可爱的孩子。我们是最接近天堂和真善美的天使,我们最接近自然,接近于灵魂深处。我相信这点,我们很坚强,并不脆弱。当一个人试图从生活的喧嚣尘烟里走出,然后带着一点还残留在生活习惯里行为和善意的想法力图去改变自己的时候,那么他终不可能改变自己,只是更多的学会了隐藏和逃避而已。我想有一天,我们会变得躁狂,心神不定,怨天尤人,恨这个世界,恨身边的人和物。也可能由于忽然间某一件事,某一个人给我们一个善意的微笑、鼓励,骤然间转折我们对世界生活的看法,我们开始觉得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好幸福,为生命的存在而感恩,赞叹神灵赋予我们爱恨情仇。也可能我们会显得冷漠,不怎么喜欢说话,总是表现出一幅冰冷的脸庞,对窗户外的景物爱理不理,我们每天把心思都用在新浪微博、腾讯空间里,发个图片,写句心情,评评别人的日记,玩玩桌面小游戏,如果心情稍微好一点的话,打开网页看看新闻,某某某某地发生了一起杀人事件,谁谁谁谁在谁谁谁谁的婚礼上偷偷地牵了谁谁谁谁的手,等等,这就是我们的一天,平实且又空虚。当黄昏来临时,我们疲惫地拉着肩上的包,也可以说是疲惫的包在肩上拉着我们的手,然后我们和包都一起回家,乘坐地铁或公车,其实那包也是空白,和我们的心情一样空白。当我们走进车站,坐上车了,再闲暇时间里想想自己这一天都忙了些啥?而这时,我们往往什么都想不起来,好像忽然间失忆了似的。生活就像是大海里的波浪,把我们狠狠的海滩的一边扔到另一边,从马路的一头扔到另一头。

  收到“婷”的信已经是两周以后的事了。那天前台走到我跟前说,XXX你的信。我接过信,粗略地看了一下,白色信封,歪歪曲曲的钢笔字,邮发地址:河南开封。是她给我写的信,确定无疑。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本来我也不能说什么,我感觉我就忽然间就像是一个听候宣判的囚徒,等待一个未知的答案和结果。我的内心只能平静,没有波澜。我撕开信封,打开信纸,看到了她给我写的那一行行文字:

  “……哥哥,当你说无言不谈,谈的是理想和人生时,我有些惊异:理想?人生?这些东西不该被当做闲话来聊,这些东西的真正意义在每个人自己的心里和行动中。每当我看到你曾说过生活和文字的真正意义在于平平淡淡的生活里,这才不致使我觉得你是个只讲空话的人。26岁,你说你的生活里没有理想。我不能理解。如果说我现在的烦恼是成长的困惑,那么你的人生路上是遇到了什么困惑?劝慰的话我不会说,只愿哥哥也记得曾赠送我的话:道远路且长,愿君一恒心……

  ‘湿云鸭背重,野寺出新晴。败叶存秋气,寒钟过雨声。半檐群鸟入,深树一灯明。猎猎西风劲,湖心月声生。’哥哥,你说你理解了,你理解了什么?我并不是那种大苦大难的人,最多算是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吧。但是我还是被你的一个‘理解’的词语所感动,同样的还有那句‘无言不谈的朋友’。也许是怪我自己太过于狭隘,才会有如此执著,如此看重于这小小的感动。

  因为感动,才开始渴望。‘渴望’,其实我是不想这么说的,这个词太多于深奥,而且渴望什么呢?音容还是笑貌。虽然这些完全可以做到,只要我打开电脑,但是那瞬间面对面的快乐,思念与想象之苦之乐随之也会化为泡影。我的感情世界里不容许有太多的不真实。

  渴望就是这样缠绕着我,走路时,吃饭时,提笔时,睡觉时,觉醒时……这样浓重的感情包裹着我,使我无力挣脱。写下这些话的时候我会后悔自己过于鲁莽,太过直白,但至少现在我有种释然,人人都把自己保卫成刺猬哪有什么意思?我愿做‘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的那支梅,为你的人生路上增添一些温情的东西,不管你是否在意它,珍惜它。

  说到温情,说到感动,我便说到了我的理想:做一名老师。不是为了稳定,为了工资,而是天性使然,也为了责任。这几天,我们看了感动中国,看了小悦悦事件,人性的善良和丑恶都明晃晃地摆在那里。对于这些事儿的评价太多了,我没必要表达个人看法,只是这更坚定了我要做一名老师的决心。去奉献,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不能在这污浊的社会里腐蚀了自己,失去本性,失去最起码的感动。所以开个玩笑,我若真去支教,哥哥你要给我捐钱啊……让我算算,四年以后吧!

  婷 XX年XX月XX日

  看完了“婷”的信,我感觉心情闷的慌,我似乎真的无话可说了,忽然觉得自己真是一个侩子手,杀死了自己,也杀死了别人。我用手紧紧地抓着办公桌上的鼠标,好害怕自己一不小心的松手,世界将我远远的抛弃,丢进大海,被鲨鱼吞噬,被盐水侵蚀。我读不懂“婷”在信里所要表达的意思,我不明白她现在和我的关系,说实话此刻的我心里有点朦胧,我不知道她给我写信的动机到底是什么,因为我从来没有说过或者承诺过我会给她真实。婷在信中问我“湿云鸭背重,野寺出新晴。败叶存秋气,寒钟过雨声。半檐群鸟入,深树一灯明。猎猎西风劲,湖心月声生。”这句诗我理解了什么,其实我什么也没有理解,我只是单纯地喜欢蒋士铨《湖上晚归》里这句诗,就如同我总是喜欢在漆黑的夜里为自己心灵忏悔而不会选择有月光的晚上,这与夜晚和月光没多大的关系,只是内心世界里的一种奇怪的偏执罢了。不过我还是为婷在信中提到了苦难、渴望、理想、感动、温情、奉献这几个词而深感欣慰高兴,也深感惊诧。在收到婷的信的第二天我就给她在网上回复了一条信息,我说我收到信了,也认真地读了,希望她能认真坚强地生活,过好每一天。至于信中文字,我不想多谈,也不想做过多的感悟和描述。婷说好,只要我收到信就好,她说她会尽可能快乐的度过每一天的,因为只有自己快乐,才能让自己快乐。我不禁为她的话而神伤,显然我没有给她她所期望的回复。对我来说,这一切好像越加显得陌生,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何时出现了这么多边界,一不留神自己就掉进去了,其实这个边界和那个边界也没有明显的分界线,一切仅凭感觉,源自于内心。而我和她之间的边界正是被她的感觉所左右。在这个边界之前,我只有沉默,我不能有语言,我只能以饱经风桑的眼神看着她一个劲儿的希望失望绝望,因为只有我看着她这样的时候,我才能感觉到我的过去。人本是很感性的动物,但是一旦被情感所欺,人就会变得理性起来,冷漠起来。不再相信身边的一切。不再渴望真情。而一个人一旦失去了相信真情的唯一的勇气,那么他自己也就不复存在,他就只是一个社会的工具,生活的标框。我们都长大了,不再容易计较个人得失,不在为一点伤怀而掉泪。因为某一些事的不完美,我们终于变得坚不可摧。不过对于“婷”,我的心里还是挺感动的,因为她简单,淳朴,自然,心灵很美。我只希望她能够永远保持有这些东西,不要丢了,做一个快乐幸福的女孩。正在我为此时纳闷的时候,“婷”又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给我,我没有回复她,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去回复她,她见我没有回复她,又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给我,并打了一句话“在忙吗?”我……不知所措,我就发了一个偷笑的表情给她,然后就打了一句话 “婷,若你真去支教,哥哥永远支持你!”,她没有回复我,过了一会,她下线了。

  “我想,有些事情是可以遗忘的,有些事情是可以记念的,有些事情能够心甘情愿,有些事情一直无能为力。我爱你,这是我的劫难。”安妮这样说。我爱你,这是我的劫难。我也这样说。可是爱和不爱,劫难与幸福,它的本质区别又在哪里呢?因为我们爱过,彼此相守过,渴望过,才知道没有了爱的痛苦和孤独。因为我们不爱了,我们彼此相恨,才开始渴望平凡,倍感真情难得。爱和不爱都是爱的一部分,不爱和爱都是不爱的一部分,既然如此,那什么是爱什么又是不爱呢?生活只是一个整体。就像“婷”,她在孤独单调烦闷的生活里,把生命中的美好一部分寄托于一种外界的条件,偶然因素,由此渴望得到超越,非凡。也渴望得到情感的安慰。那么这种情感是一种爱吗?或者不爱吗?我们都是来来去去漂泊不定居无定所的过客,如果停留太久,必然彼此产生伤害;如果停留太短,必然各自感叹时光易逝,缘分不再。有一天当你老了,一个人独自站在阳台上,远远地眺望城市中心楼宇雾朦、人行车流,你一定会惊愕于自己迟来的顿悟,原来人生只有一场一个人的游戏,这个游戏里没有对手,没有场景,没有音效,在这场游戏里,你不是主角,也不是配角,你只是一个过客。

  “因为感动,才开始渴望。‘渴望’,其实我是不想这么说的,这个词太多于深奥,而且渴望什么呢?音容还是笑貌。虽然这些完全可以做到,只要我打开电脑,但是那瞬间面对面的快乐,思念与想象之苦之乐随之也会化为泡影。我的感情世界里不容许有太多的不真实。”我认为这是“婷”信里写的最好的一句话。晚上下班回去,刚打开电脑登上Q,就看到了“婷”给我留言的信息“哥哥,我……”,她不在线。我依然是不知道说什么好,面对这样一个女孩,在你心中有的只是感动和不忍。我给她回复“我想你应该会明白的”,没想到她的头像一下子就亮了,我问她“你不是隐身吗?”她回答到“哥哥,你下班后,我一直在里等你上线”“对了,哥哥,你刚才说我应该会明白,我会明白什么?”她接着又问。“我……”沉默一会后,我接着说“没事,随便打的,我只希望你能好好的学习,每天生活的快快乐乐就行了”,她说,“谢谢哥哥,我知道了”然后就又下线了。她的下线,让我感觉到我又一次让她伤心了。

  本来我们只是陌生的风景,只因为在隔江相对的屋宇窗户里,把心底那分最原始的不安抛摔给了对方,从而感动了彼此。不再乎过程,不再乎结果,因为一刹拉的拥有,让我们感恩一生。感受到深情和宠爱,发现自己对这个世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留恋和怀恋。我们喜欢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做一场梦,在梦中,我们把自己变成小孩,少女,老人,我们把城市变成村庄,站在轻风微吹、山野花香的山头唱歌,歌颂神灵。在梦中我们都会把自己变成一只只小昆虫,不求飞达遥远的远方,只留意身边的香木花草。因为我们知道,生命终抵不过沧海桑田。

  “婷”在晚上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说她喜欢我,说的很直白。其实当我读到她给我的信后我就应该有所领会了,可是我还是在幻想,“婷”能明白我们之间的不可能和不真实。我不想伤害她,真的不愿意不忍心,她还只是一个孩子,她还不知道什么是情什么又是爱。我给她回复短信:“我们只是朋友”,过了一会她就打电话给我,我没接,她又发了一条信息“哥哥,你睡吧……对不起”。我又是沉默。“婷……好女孩,你要听话,不要固执,我们只是朋友。你现在还小,以后的人生道路会很精彩的,我相信上天会给你一段你想要的爱情生活,但是在段爱情生活里,注定不会有我……”她又给我打来电话,我没接,她打了五遍,我一个也没接,她就不再打了。她没有回复我短信,我想她兴许是死心了。如果真是这样,我也算是觉得我做对了一件事,为此而感到淡然欣慰。后来,我也就睡着了。早上起来的时候,我的手机显示有一条未读短信,是她发的,“当时千里觅知音,孤夜望冷月。京都梦断何处?繁华尽去。梦未醒,人已去,泪空流。身在学堂,心在囚。”,这首诗歌很明显是她改写别人作品而来的,借用现成词眼只为表达自己的感受,但是最后一句还是让我心灵大为震撼“人已去,泪空流。身在学堂,心在囚。”如此之坦诚直接,如此之坦率真挚让我不觉潺然泪下。真的,因为这一句诗,我流泪了,在这几个文字里,我仿佛看到了芸芸众生终其一生的归缩。

  之后的几天“婷”都一直没有理我,我也没有理她,因为随着冬天已去春天到来,公司的事也增多,每天都要花很多时间用于工作。第二我认识了我生命中第二个女孩“虹”,我打算用我所有的爱去追求她,给她幸福和安宁。所以我不希望她在这件事上对我有误解。并且这样也可以让“婷”静下心来好好学习,对我们彼此都莫过于是好事。

  时间过的很快,就在这样的匆忙中,时间又过去了一周。

  这是一个周末,我和“虹”在一起,忽然“婷”打来电话,我没接,她还是继续打,我没接。手机被“虹”一把抓取,她严肃地问,谁打的,我说一个亲人,她说“是亲人?”然后就把手机还我。我也知道为什么我会想到这样一个词汇,说是朋友吧,我们面都没见过,说是同学吧,也不太合适。我不想让“虹”对我有所误解。在背着“虹”,我用手机给她回复了一条信息 “婷,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说了我们只是朋友。你知道吗?你的行为已经影响到了我现在的正常生活……” ,过了几分钟,“婷”给我我们在虚拟的世界认识以来最后的一条短信, “哥哥,真的对不起,真的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哥哥,原谅我……”我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好想哭,我不知道我有没有伤害她,但愿没有,因为我不曾给她过希望,也应诺或许诺过她什么,我想我不会给她伤害的。一定不会的。

  “这一刻,我觉得自己似乎有爱上她的可能。也就在这一刻,我觉得原来我们如此遥远。”安妮如此说。我也这样说。一周后,我收到了“婷”写给我的第二份信: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也不想解释什么,本来只想用一个简单的词语‘对不起’表达我所有的惭愧,悲伤和无助,但是一下笔我就停了下来。我一直以为人与人之间就是你对我好,我也就对你好,因此这也是我做人的原则,因而我总是会以最简单的心去对待别人,不去怀疑,不去假设,不去揣测,我也希望别人能这样待我,那怕只是一句:我会陪着你,只要你对我是真的。然而我发现这种想法在现实面前是如此的幼稚,没有谁会在意谁,有时爱情也无能为力……何况你是陌生人呢?我只是路边的一束野草,独自开放,独自芬芳,你是骑马姗姗而过的公子,春风得意蹄儿也急,哪会看到那朵努力开放的小花呢?于是我想再这个世界上的任何角落里,孤独地打探你的信息,你是谁?你是谁?

  因为缺少爱,缺少关怀,所以愿意多爱别人一点,我也知道这样想法是错的……,我曾诺不再给你打电话,不再打扰你,不再上网,我把卡给了好朋友,她说你把我删了!真删了!顿时我觉得天空一片昏暗。我知道,你是不打算原谅我了!理想,人生。我该说些什么呢?我哭我恨我悔,谁又能看得见?你又怎么知道,我告诉自己,我只是暂时迷失。走了不久却发现自己是什么都失去了。如同无意间闯入沙漠”哭喊也没有用,叹息也没有用,只能一遍遍乞求上天给我一点希望,让我找回生命的绿洲。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见?既自以心为行役,奚惆怅而独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此事无关他人,无关别离,无关生死,而关乎内心。关乎坚守的精神家园。‘生之为人,不能不伤!’哥哥,我终于有些体会它的含义了。如果我没有做错事,如果我没有害别人,那你可不可以只当做是小孩子‘恶作剧’,坦然一笑,置之而不顾?对了,我再补充一句,屈服既意味着迷失。对不起,请你原谅不懂事的我,我会成长的。

  ……”

  那天晚上我做梦了,梦见自己回到了过去,在一片雪地里,我和一群傻乎乎地永远都长不大的小孩混在一起,我们堆雪球,打雪仗。我们身上穿着厚厚的白绒服,手都冻的通红。雪后的阳光刺目地亮,从个房子的角落边射下来,世界是那样的美。活着真好,我们如此感叹说。我们不愿再去讨论生活,理想,责任,梦中的我们好像什么负担都没有,只有快乐和愉悦。雪花在我们的脸上融化了,变成了水,慢慢地留下来,是那样的剔透。梦中有他也有她,有他们也有她们,有这个完整的世界,完整的生活。一切是如此的真实,如此的简单古朴。生活就是这样,我们什么都没有,然而我们又拥有所有的一切。只要你愿意。写到这里,应该结尾了。手指因为敲击键盘好酸好酸。我没有勇气再回过头去重读自己前面写过的文字。正如生活,一旦成为过去就只能去记忆,而不能成为生活里活生生的现实!在这篇故事里,我是主人公,但也许不是。我只是这个世界里的一个小人物,一个配角。屈服既意味着迷失,“婷”说,谢谢“婷”,我知道了!

展开阅读全文

页面更新:2024-05-28

标签:美文   随笔   这个世界   烛光   哥哥   适合   理想   东西   感觉   文字   女孩   人生   快乐   文章   世界

1 2 3 4 5

上滑加载更多 ↓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更多:

本站资料均由网友自行发布提供,仅用于学习交流。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联系,QQ:4156828  

© CopyRight 2008-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bs178.com 闽ICP备11008920号-3
闽公网安备35020302034844号

Top